绿色建筑“一线”牵

来源:匿名  时间:2015-03-30  已阅读:38


    从习近平总书记“要加快推进节能减排和污染防治,给子孙后代留下天蓝、地绿、水净的美好家园”的指示,到全国“两会”上参会代表委员对绿色环保话题的热议,乃至柴静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引起的网络效应,无疑说明生态文明建设不仅上升到了国家的战略高度,而且正在成为一种全民共识。对房地产而言,绿色建筑的推行,无疑是对生态文明建设理念的最好践行。

   但关于绿色建筑的市场现状,无论是从报刊公开资料或网络论坛上,屡屡可见“全国绿色建筑占总建筑比重尚不足1%”的表述。对此,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设计院副院长曾捷日前在接受《中国建设报·中国住房》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同地区不同城市不同时间段的占比都不一样,通过某个单一的数据来说明绿色建筑的整体现状欠科学,“绿色建筑项目从2008年的10个发展到现在已超过2000个,重要的是看发展势头。”那么,我国的绿色建筑市场到底处于怎样的态势,我们不妨先从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的现状中管窥一豹。

制度保障给力

    3月3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召开会议,研究探索规模化发展绿色建筑的市场机制,计划新增绿色建筑面积1000万平方米、新增项目100个,新增绿色建筑示范园区4个,新增80个“智慧社区”试点项目,形成惠及全市人民的绿色住区,实现绿色建筑进入寻常百姓家。这是深圳市在绿色建筑方面又一次新的尝试。

   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在2011年就发布了《深圳市工程建设标准化实施方案》,全面推行绿色施工,同时制订了《绿色施工操作规程》和《绿色施工评价标准》。2013年7月19日又颁布实施了《深圳市绿色建筑促进办法》。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政策咨询委员会秘书长陈蔼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这是国内首部要求新建建筑100%执行绿色建筑标准的地方政府立法,为绿色建筑规模化发展提供了法制保障。”

   在不断完善的制度保障下,截至2013年底,深圳市已建和在建绿色建筑总建筑面积超过1500万平方米,已有114个项目获绿色建筑评价标识、总建筑面积超过1100万平方米。深圳成为目前国内绿色建筑建设规模、建设密度最大和获绿色建筑评价标识项目数量最多的城市之一。

   与深圳类似,北京市于2014年7月出台《北京市民用建筑节能管理办法》,规定新建民用建筑强制执行一星级绿色建筑标准。广州市于2014年10月出台了《广州市绿色建筑行动实施方案》,要求到2015年底绿色建筑占新建建筑比例达到30%。上海市于2014年7月1日发布《上海市绿色建筑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4 2016)》,规定该市新建民用建筑原则上至少要达到绿色建筑一星级标准。

   就地方政策而言,一线城市无疑是牵引我国绿色建筑快速推进的中坚力量。更重要的,还是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和引导。2012年,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快推动我国绿色建筑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15年,新增绿色建筑面积要达到10亿平方米以上。到2020年,绿色建筑将占新建建筑比重超过30%。2013年1月6日,国务院以国办发2013年“1号文件”的方式,正式转发国家发改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的《绿色建筑行动方案》,分新建建筑和既有建筑节能改造两个部分,从研究制定有利于绿色建筑发展的财政、税收、金融、土地转让、容积率奖励等8个方面来保证绿色建筑行动方案的落实。曾捷表示,这些政策措施都是在强化绿色建筑在市场推广方面政府的引导、鼓励作用。

市场效应渐显

   有了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又有地方政府的积极实践,照常理,绿色建筑的推进应一帆风顺。然而,实际情况并不乐观,亚豪机构市场总监郭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北京的中高端地产项目的开发商大多采用了一些节能环保、智能家居、安防等绿色建筑设施和技术,为项目增加附加值和卖点,但良莠不齐的现象十分明显,导致整体市场占比很少。陈蔼贫也对记者坦言,深圳目前的绿色建筑发展势头虽快,但在总建筑中的占比“微乎其微”。广东省房地产行业协会会长蔡穗声告诉记者,从新开发商品房的情况来看,绿色地产项目所占的比例仍然偏低。上海市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截至去年,全市已建和在建绿色建筑项目110多个,总建筑面积仅350万平方米左右。业内人士认为,成本的增加是造成这种局面的一个重要因素。

   谈及绿色建筑成本问题,广州万科资深设计经理赵波称:“从目前的市场反馈来看,虽然很多人对绿色地产能够切实改善通风、采光、噪声、空气质量等感兴趣,但并不会因为是绿色建筑就愿意多掏钱买单。”同时,绿色建筑推进过程中,“节能建筑不节能,节能建筑不省钱”现象也很普遍。

   对此,曾捷表示,目前一些企业在做绿色建筑时,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百姓的切实需求,单方面追求各项技术在数量上的简单叠加。实际上,绿色建筑并不等同于高科技、高成本建筑,不是高技术的堆砌物,因地制宜地选择适用的技术和产品,通过合理的规划布局和建筑设计,并不需要增加过多的成本。盲目使用新技术、新产品,反倒会造成效益低下、得不偿失。“正确把握百姓的真实需求,再把新技术、新产品正确运用到绿色建筑上来,才是做绿色建筑的关键。”

   与广州的情况不同,北京的绿色建筑尤其是住宅项目的市场优势却十分明显。郭毅告诉记者:“一些房地产项目,特别是住宅项目,在添加了绿色建筑外衣后,去化速度相比普通住宅项目快10%~20%。”曾捷分析认为,这正是绿色建筑的综合效益得到购房者认可的表现。推广和发展绿色建筑有赖于全社会的参与,这需要全社会提高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观念与意识,要向全社会宣传普及绿色建筑的理念和基本知识,让广大民众切实感受到绿色建筑的好处,从而逐渐增加绿色建筑的市场需求。同时,她认为绿色建筑的推广应结合中国的具体国情,在追求经济、社会、环境等综合效益的基础上,依靠政府推动和市场引导双管齐下,才能促进绿色建筑又快又好地发展。